主题

xxxx 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发生变化,对解放和发展生产力提出了新的更高的要求。 皇上的无理小皇后

以下内容为与主题相关的头条文章

《我们记忆中的中国》第二辑 我的1994

去上海求学的梦想即将成真。此计划已经推迟了一年,因为我担心自己可能无法独立处理和应对身处中国的困难。我去过很多城市旅游,喜欢中国,1989年,曾在那儿呆过一个月。尽管身边会有一群在瑞士就已熟识的热心朋友帮助我,但想到只身一人去上海求学,我还是心生畏惧,至于原因即使现在我也很难解释。

本周图片

每周,瑞士资讯swissinfo.ch以图片的形式告诉你一周来在瑞士发生的重要事件。

更多内容

下面内容也许对你有帮助。

民主 民主调研室

通过视频讲解瑞士怎样以民主的方式实行民主。

瑞士华人论坛

瑞士虽然没有很多中国人,但是在这里你能得到最具体的帮助,结交来自故乡的朋友。

直接民主

瑞士资讯swissinfo.ch用10种语言向活跃的人们敞开国际大门

欲了解更多内容,请参阅

以下内容为与该主题相关的其他文章

历史传承 一个女人 一座城堡

瑞士位于欧洲中部,与四国相邻,在与德国相邻的沙夫豪森边界上有一座城堡名叫 Munot,这座城堡里现住着一个女人,她的职责是守卫边境。她也是有史以来这座城堡的第一位女性守护人。 卡罗拉·吕蒂(Karola ...

中瑞交流 我们到底“应不应该害怕中国?”

随着瑞士5G频段日前做出分配,“HUAWEI”(华为)这个名字频频出现在瑞士媒体上。中国作为世界强国的崛起,令一些人兴奋,也让另一些人“谈华色变”。为此瑞士法语区电视台RTS的辩论节目《红外线》于2月13日就“应不应该害怕中国”展开讨论。

追古察今 瑞士针对同性恋者的“改造疗法”

即使是在今天的瑞士,同性恋者仍在被迫接受改造疗法,以改变他们的性取向。

民主之窗-瑞士 民主参与和公投弃权之战

瑞士伯尔尼州的比尔市(Biel/Bienne)以钟表之都远近闻名,这里也是瑞士最大的双语城市。除此之外,这座小城还有一些不这么“光荣”的特点:这里是全瑞士选民投票积极性最低的城市之一。为了治愈居民的“民主疲劳”,市政府有一建立一种更富参与性的政治模式。

初创企业CUTISS 在苏黎世进行个性化人类皮肤培育的西西里女性

烧伤、肿瘤或者其他疾病导致全球有5千多万名重度皮肤病患者。通过自己的初创企业Cutiss,研究人员Daniela Marino正致力于一项革新性研究:用病人自身细胞,在实验室里培植皮肤。

新兴企业 瑞士无人机谷,年轻人的创业天堂

瑞士在无人机技术上世界领先,甚至有一个拥有多家新兴企业的“无人机谷”。其中的飞行能力(Flyability)公司生产的飞行器上天入地无所不能,很多以前无法抵达或高风险、必须付出高费用的空间,可以利用该公司的遥控飞行器轻松达到。不仅如此,它还能在警备和消防上派上用场。

性别歧视 为何瑞士女性不起诉歧视她们的雇主

瑞士女性很少会因工资歧视起诉自己的雇主,这情有可原,因为这么做很少会真正奏效。 在过去40多年里,只有167名女性和9名男性-以及61家组织-曾把雇主告上法庭。尽管瑞士的工资差距阴魂不散(多语),可是工资歧视诉讼的数量却在下降。 ...

国籍 日内瓦三分之二居民拥有双重国籍

最新数据显示,日内瓦州当属瑞士最国际化的州:该州近三分之二居民拥有外国国籍。

瑞士華人深度觀察 談瑞士,從她的山水開始

陳小川女士的專業為法語文學,初到蘇黎世留學時對於學習德語意願不高,有無法親近的排斥感。留學生涯一路走來時有跌宕起伏,隨著時間與人生歷練,對於語言與環境有了新的體悟,也堅持追尋更高的目標。

欢迎 瑞士度假胜地重获游客青睐

自2016/17冬季以来,瑞士阿尔卑斯山度假村的过夜住宿量已经连续四个季度持续增长。与冬季旅行目的地相比,夏季旅行目的地业绩表现更为出色。在一项基于145个度假胜地的国际研究中,卢塞恩名列前茅。

亵渎罪 在瑞士亵渎神灵会遭罚款

2018年10月欧洲人权法院判处一名奥地利女性有罪,因为她把先知默罕默德比成恋童癖。在瑞士如果有人发表这样的言论也要小心受到惩罚。??????????????

人类医学突破 瑞士做到了:把癌细胞变成脂肪!

不是开玩笑,癌细胞真的可以被转化成脂肪细胞!不久前,瑞士巴塞尔大学生物医学研究所公布了一种联合治疗新发现,新疗法可以巧妙地将乳腺癌细胞转变成脂肪细胞,从而抑制肿瘤的生长。“治癌又丰胸?”网友的幽默评论似乎不无道理......

2019-02-22瑞士全民公投结果 “遏制城市扩张”,看上去很美

瑞士当地时间2月10日,瑞士公民迎来本年度首轮全民公投计票日。主张城市化扩张应从“数量扩张”向“效率扩张”转轨的“遏制城市扩张”公民动议,为何会遭到瑞士选民压倒性否决?

《我们记忆中的中国》第二辑 一名法学家在长沙

这些是我在中国很特别的经历。我把中国当作自己的第二故乡,而它的文化便是我的第二层皮肤。

阿尔卑斯山区变革 安德马特:且看一座村落如何“奢华转型”

这里曾一度只是个籍籍无名、平淡无奇的山间村落,一位埃及亿万富翁期冀在此打造瑞士规模最大旅游度假胜地的宏伟蓝图与满腔愿景,不仅改变了安德马特村(Andermatt)世外桃源般的古朴景致,也使得当地村民昔日的生活悄然风移俗改。

瑞士民主的黑暗面 瑞士也有被民主遗忘的人群

在一个实行民主制度的国家,人民都应该能享受到民主。然而用批评的眼光看,瑞士的民主存在一定漏洞,女性、年轻人、受教育程度比较低的人、低薪阶层在政治上受到忽略;而占瑞士人口四分之一的外国人在瑞士全民投票时被排除在外。

毒品国-瑞士 瑞士的城市是瘾君子的天堂

每年超过11000人死亡,社会资源成本花费超过140亿瑞郎:这是瑞士精神瘾品及赌博机构年度报告的统计结果。根据瑞士基金会“瑞士瘾症”(Sucht Schweiz)的评估,可卡因或海洛因等毒品在瑞士的获取很容易且很快。